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中心

工業互聯網是實現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支撐


工業互聯網是實現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支撐  

C39B668D95CB61F3_w220_h140__jpg.png


工業互聯網是新一代工業浪潮的產物,是新一輪工業革命的關鍵支撐,也是促進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抓手。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加速擴散和蔓延,國際經貿活動受到嚴重影響,我國經濟發展面臨新的挑戰,制造業作為實體經濟的主體所受到的沖擊和壓力將更為直接和顯著。在這種形勢下,加速產業數字化轉型的必要性和緊迫性進一步凸顯。

  伴隨著世界范圍內的經濟下行壓力,我國制造業的發展面臨著更為嚴峻的挑戰。從國際環境來看,由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大范圍失業與供應鏈協同失衡問題,致使發達經濟體對于制造業的“爭奪”勢頭大幅提升,并紛紛在原有“再工業化戰略”的基礎上加大了對海外企業回流的政策支持力度。2020年2月,我國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降至35.7,同比下降27.44%,創下自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以來單月最低值,2020年3月、4月情況開始逐步好轉。企業家信心指數在2020年第一季度同比下降9.14%,環比下降32.74%,企業生存面臨巨大考驗。另一方面,基于“收入—消費”的傳導鏈條,伴隨著失業停工對于居民收入、企業資金帶來的沖擊,消費、投資與出口乏力趨勢日益顯著,進一步延緩了制造業企業的復蘇。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2月、3月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仍保持負15%的增長,需求拉動效應難以有效凸顯。同時,由于我國經濟已由超高速增長轉向中速增長,再疊加突如其來的疫情影響,企業、消費者由于對未來收入信心不足而壓低投資、消費水平的問題可能會長期存在。總體而言,當前和今后較長一個時期,我國制造業面臨著更為嚴峻的“回流”擠壓與“活下去”的生存壓力。


  數字化轉型是企業競爭新型優勢

  數字化轉型的本質是在數據+算法定義的世界中,以數據的自動流動化解外部世界、復雜系統的不確定性,實現最大限度的資源配置效率的優化、新興商業機會的發掘,從而構建企業新型競爭優勢。當前,加快數字化轉型的意義主要體現在:一是有助于更及時、有效地應對疫情引致的高度不確定性。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過程本身就是增加信息與知識要素在整個系統流轉速度的過程,數字化的手段使得企業運轉有了更為多樣化的實施路徑,數據驅動的決策方式使得企業的經營與運轉更為靈活、有效;二是有助于顯著降低運營成本、提升生產效率。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水平的提升,能夠幫助企業更為充分地實現既有資源的利用效率、壓縮生產成本,通過整合優化企業的產品和工藝設計、原材料供應、產品制造、市場營銷、售后服務等主要產業鏈環節,提升資源配置效率;三是有助于實現產品創新和服務升級。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水平的提升,能夠提高對需求結構調整的適應性,增強提供高品質、高附加值產品的能力,推動企業由單純供給產品轉化為提供“產品+服務”,并不斷催生新模式新業態,幫助企業發掘新的業務增長點,拓展價值創造空間。對整個社會而言,這將有助于提升全要素生產率,解決有效和高端供給不足、無效和低端供給過剩的問題,增強應對經濟下行和長期持續發展的能力。

  工業互聯網是實現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支撐

  數字化轉型的核心邏輯是,通過數字技術的全面應用實現數據在“設備—生產線—企業—產業鏈—價值鏈”的匯聚和流通,并將每個行業所獨有的工業機理、行業特點與數據相結合,構成一個數據驅動的全生命周期優化閉環,實現快速感知、敏捷響應、動態優化和全局智能化決策模式。但是,現實情況是數字化轉型面臨著巨大的落地實施問題——不同的產業有著不同的痛點和需求,每個企業需要解決不同的數字化問題。這就要求在推動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把握其關鍵著力點,通過綜合性、集成性的技術網絡、解決方案等滿足企業多樣化、多層次的數字化需求。工業互聯網作為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的關鍵基礎設施、新興業態與應用模式,通過人、機、物的全面互聯,實現全要素、全產業鏈、全價值鏈的全面連接,為溝通物理世界和虛擬數字世界搭建起橋梁,為各行業的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提供通用方法論,是制造業及經濟社會各領域加快實現數字化轉型的根本支撐。工業互聯網在各經濟部門的廣泛應用,將深刻改變生產要素構成、生產組織管理模式與業務供給形態等,引發生產力和生產方式的重大變革,逐步構建起數據驅動、智能優化的新生產范式,帶動整個國民經濟加速向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階段躍升。

  大力提升工業互聯網賦能數字化轉型的能力

  當前,得益于國家強有力的引導和產業各方的共同努力,我國工業互聯網取得積極進展,在推進制造業及其他產業數字化轉型方面發揮著日益重要的作用。但由于我國工業互聯網整體上仍處于發展初級階段,且各行業各領域企業數字化基礎整體偏弱,工業互聯網對各產業的賦能、賦智作用發揮得尚不充分。需要繼續引導和聚集各方力量建好、用好工業互聯網這一推動數字化轉型的利器,積極探索適合各產業的利用工業互聯網促數字化轉型的方法和路徑,加強工業互聯網能力建設,深化工業互聯網在各行業的應用,完善融合應用大環境,務實高效地推進各產業轉型升級,推動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

  工業互聯網支撐數字化轉型面臨的主要挑戰

  從支撐能力看,工業互聯網融合創新發展能力相對不足,制約賦能水平發揮。在網絡方面,企業外網絡目前主要依托于面向消費需求的公眾互聯網,企業內網改造尚未規模推進,特別是5G目前只是在部分地區和行業部署,使得整體上仍難以完全滿足工業生產對網絡高可靠性、高安全性和低時延性的要求。在平臺方面,雖然我國已涌現出一大批工業互聯網平臺企業,但平臺的技術水平和生態整合能力等普遍偏弱,面向各子領域提供針對性工業互聯網解決方案的服務提供商更是欠缺。在安全防護方面,安全監管和制度體系尚不健全,安全態勢感知、預警、防御等技術能力亟待提升。此外,支撐工業互聯網發展的核心技術與產業能力有待加強,芯片、操作系統、工業軟件等產業鏈關鍵環節與國外差距較大,工業機理模型和核心算法能力較弱,5G、區塊鏈、人工智能、數字孿生等新興技術與工業互聯網的融合創新及產業化仍處在探索初期,這些直接影響工業互聯網供給能力和水平的提升。

  從應用基礎看,企業數字化基礎和能力薄弱,制約規模化推進。一方面,我國工業企業數字化基礎整體較弱,大多處于工業2.0和3.0階段之間,應用工業互聯網的必要條件有欠缺。特別是數量眾多的中小企業,更需投入大量資源對設備和內網等進行改造,才能部署應用工業互聯網。另一方面,工業企業應用工業互聯網的配套人才和資源注入能力準備不足,企業要實際利用工業互聯網需要既了解工業又懂互聯網的復合型人才,才能協助服務提供商將工業互聯網嵌套到企業生產運營中;還需要投入一定的資金支持前期改造和持續運轉,這對整體盈利能力不強和從事傳統制造業生產的企業來說是不小的挑戰。

  從整體環境看,融合發展和應用尚缺乏必要的保障和支撐,制約生態體系良性發展。一方面,相關的安全和信任機制不完善,工業互聯網的滲透應用進一步擴展了安全的內涵和邊界,引發企業對生產運營安全更多的擔憂,同時也因全面連接加大數據安全風險,而與此相應的數據確權、流轉等規則尚未建立,導致大量企業在是否應用工業互聯網上舉棋不定。另一方面,缺乏完善的公共服務平臺和服務,跨界融合是工業互聯網發展和應用的內在要義,對供需對接、資源共享、要素協同等有更高的要求,目前與之相關的公共服務平臺數量有限,服務能力尚無法全面支撐發展所需。此外,尚未探索出可持續的商業模式,由于工業企業需求差異大,供給方無法推出標準化、通用化的工業互聯網解決方案,這同時也導致需求方無法以低價獲得高質的針對性服務,延緩供需良性互促局面的形成。

  工業互聯網是驅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動力,在“人機新世代”創想下,數字化轉型不僅是數字化支撐,更是深度的業務變革,企業進行數字化改革,是數字驅動全價值鏈卓越運營。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021-59580007
17701875118
>
微信賬號